非洲部落女嘴上装大泥盘吃饭困难发生这件事才能取下来

金卡是是去马果(Mango)国家森林公园的必经小镇,,也是文明世界结束的地方。

今天我们要从这里去穆尔西部落,估计这是目前埃塞最最原始的部落了。去穆尔西部落要经过马果国家森林公园进入马果国家公园,路是土路,一到雨季,雨水将土路冲刷得泥泞不堪,那个季节,无人能够进去,也没有人能够出来。彼时,穆尔西部落与世隔绝。

马果国家森林公园的路是新修的,虽然不是柏油路面,但很平坦,干燥天气很好走。

希姆说,所有游客都必须在上午到达穆尔西部落,因为一到下午,所有的部落男子都会因为醉酒而变得彪悍无比。

穆尔西人有时候甚至不放过闯入自己领地的其他族类和陌生人,因此就连奥莫低谷其他部落的人也称穆尔西人是野人,由此可见其杀伤力之强。基于此,埃塞俄比亚政府专门规划了穆尔西人的生活区域:马果国家公园,并设立专门的管理部门,有持枪的士兵日夜在管理区内巡逻。

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会有一个身穿迷彩服肩扛AK-47的男子(上图)被金卡旅游局“强行”派上我们的车提供保安服务。

穆尔西部落就隐藏在山那边,雨季进入穆尔西部落唯一的道路车马难行,他们与外界也就彻底隔绝。

马果国家公园其实看不到什么动物,我们这一路上也只是看到了提提、野狗、Uniform。

进入马果公园腹地后,在一转弯处,前方忽然出现一上身赤裸走路晃晃悠悠的男子。

再往前,距离公路几十米的地方有十几座破破烂烂低矮的茅草房。导游说,这原是穆尔西的人住所,他们现在已经搬走了。继续往前,路边两个穆尔西女子,几乎耷拉到了胃部,但更能表现地心引力作用的是嘴唇上的那串肉,一旦走动,唇肉与一起抖动。

虽然,奥莫低谷与外界的交通不便利,所有的游人都必须包车前往,但部落旅游早已市场化,几乎所有的项目都是收费的,而且很多是强行收费。比如:地陪150birr、保安100birr、进村门票100-200birr、拍一张照片2-3birr。据说,埃塞政府已经在考虑开通公共交通,想来到时境况将更加商业。所以,想去看的人们都赶紧去吧。

可是,去的人一多原本也是促进其商业转型的最大原因。哎,真是一个让人纠结的悖论。

这个穆尔西部落大约矗立着20几座圆顶的小草屋,彼此距离非常近,草屋大约十几平方大小,没有窗,入口是个极低的洞,人要爬着才能进去。 还有,这个村庄没有电、没有电话、没有手机漫游信号。

在我们聊天的当儿,早围上来众多“盛装”穆尔西女子:她们个个赤裸着上身,头顶和脖子上佩戴着各种颇具土著风情的饰物,颜色一般由红、黄、绿这三种泛非洲色彩组成,鲜艳夺目。

唇盘的具体做法是:将女孩子的下嘴唇从中横着切开,插入木棍,待到伤口愈合后,取出木棍,换上一个由粘土烧制而成的圆盘将其撑大,这一过程要持续三年,期间会不断加大圆盘的直径,甚至为此还要将下面的牙齿拔掉几颗以便为盘子提供更大的拓展空间。

以我们的眼光,这自然是一件无比痛苦的事情。皇帝问酋长,酋长说他们认为戴唇盘的女子才是勇敢而美丽的。后来导游告诉我们,这样做的初衷是为了保护本部落的女人不被其他部落抢走。想来更可信一些。

这里拍照自然是要给钱的,单拍大人3birr/人,带孩子的妈妈拍照一次还要为孩子再付1birr,而个别长得漂亮身材好波大唇盘大的年轻姑娘的身价已经上涨到了5birr一人次。

妇女们为了多赚钱,纷纷使出各自绝技,或披红戴绿、或抖动、或让小孩子们展示推磨。

那些人老珠黄、下垂皮肤松弛的女人绝大多数情况下无人问津,她们追着游客主动降价请求拍照,一个波兰游客连声叫苦,他卷起袖子指着自己金色的体毛说:“疼死我了,她们老是扯我的毛发,喊着photo photo!”

在女人们围攻游客时,部落里的男人们只是远远地站在外面,表现格外内敛。等你拍完照时,才过来含蓄地推销自己,问问要不要给他们拍照,你若同意,他们会很开心,仿佛自身价值得到了认可。

他告诉我们穆尔西男人是可以娶很多女人的,但对象仅限于本部落女子,具体数目取决于男人的富裕程度。

说话间,村妇想起应该买个唇盘留作纪念,于是在保安的陪同下前行数十米在几位妇女手中挑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