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穆尔西被判死刑国际社会无人求情

5月16日,27名穆兄会成员在宣判时比出象征该组织的“4指礼”,高喊“打倒军事统治”。

当地时间5月16日,埃及民选总统穆尔西被开罗刑事法院判处死刑。这位执政近1年的前总统一度承载着埃及民主的希望,2013年被推翻后,他仍是穆兄会的象征和希望。如今,他的命运与绞刑架联系起来,国际社会中为他呼喊的声音却单薄得有些出人意料。

当地时间5月16日,有外媒目睹被送往法庭的埃及前总统穆尔西身穿蓝色囚服,面带微笑。然而从法庭传出的照片看,这个埃及曾经最有权势的人被关在被告席的隔音玻璃笼里,挥舞着拳头,抗议法庭的判决。

当天,开罗刑事法庭判处穆尔西等106名穆兄会支持者死刑,他们被控在2011年推翻穆巴拉克的骚乱中有大规模越狱行为,并在过程中绑架和杀害了多名警察。

检察官声称,穆尔西在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中勾结了巴勒斯坦哈马斯集团和。控方宣称,在当时持续18天的动乱中,加沙和西奈半岛的军事分子通过非法渠道进入埃及,帮助穆兄会成员及其支持者越狱。

上个月,穆尔西已被判处20年监禁,罪名是杀害和折磨者。此外,他还面临着向哈马斯、和卡塔尔泄露国家机密,欺诈,以及“侮辱司法权威”等起诉。

5月16日,27名穆兄会成员出现在被告席,宣判时他们比出象征该组织的“4指礼”,高喊“打倒军事统治”。在穆尔西下台后,这个手势频繁出现在反对政府主义者的活动中。

根据埃及法律,死刑判决必须由该国最高宗教领袖穆夫提批准,6月2日将公布最后结果。

穆尔西是穆巴拉克下台后,埃及的第一位民选总统,2013年7月被军队领导人塞西推翻。穆尔西抗议审讯他的法庭听命于军政府,是非法的。

“如果他(穆尔西)决定上诉,我们就上诉。如果他继续不承认这个法庭,那我们将不提出上诉。”穆尔西的辩护律师阿卜杜勒·马克苏德说。

穆尔西的支持者称,所有指控都出于政治动机,以增加现政府的合法性。英国《每日电讯》称,这一切都是为了确保穆尔西无法重回权力舞台。

人权组织称,穆尔西下台后,埃及的国家机器不断教和世俗的异见人士,已造成几百人死亡,数千人身陷囹圄。

穆尔西被判死刑当天,只有人权组织“”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达了抗议。

美国政府至今没通过官方渠道正式表态。17日,一名美国国务院官员匿名称:“我们对埃及法庭对包括前总统穆尔西在内的超过100名被告判处死刑严重关切。”不过他认为,16日只是“初步”判决,并非最终结果。而美国“关切”的重点并非穆尔西的命运,而在于“大规模审讯、判刑与埃及的国际义务和法治不符”。

推翻穆尔西后,埃及与美国的关系一度一落千丈,美国2013年冻结了对埃及每年13亿美元的军事援助。不过在去年年底,多数援助又被解冻了。

在舆论压力下,欧盟也在17日批评审判有缺陷,是“残酷和不人道的”。欧盟高级外交官费代丽卡·莫盖里尼称,埃及决定采用死刑“不符合其应遵守的国际法义务”,要求埃及保证被告的权利:公平审判,独立调查。她表示,欧盟相信埃及政府会在被告上诉后修正这些问题。

5月17日,埃及外交部指责外界关于审判的评论都是“不恰当的”,是在干预埃及内政。

法官沙班埃尔·沙米16日还对穆兄会领导人卡拉特·艾尔沙特等15人判处了死刑,指控他们在2012年的“阿拉伯之春”运动中勾结了巴勒斯坦哈马斯集团和。

接连的大规模审讯与死刑宣判,释放了开罗政府排除异己的信号,让埃及再次陷入紧张局势。

就在穆尔西被判死刑几小时后,身份不明的枪手在西奈半岛北部城市埃尔-阿里什枪杀了3名法官。接连发生的暴力事件还包括16日艾斯尤特市法院门口突然爆炸的弹,导致1名警察受伤;17日苏伊士运河旁的塞得港爆炸,致1人受伤;以及穆兄会支持者在开罗西北部90公里的萨达特市纵火。

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分析称,如果对穆尔西的判决被执行,塞西总统就能彻底毁灭穆兄会“将权力还给民选总统”的诉求,给穆兄会的死灰上浇上一瓢冷水,使其无法复燃。然而,这是一步险棋。处死穆尔西也可能对该国肆虐的叛乱火上浇油,促使穆兄会支持者采取更激进的手段,甚至加入IS等“圣战”组织。

当地时间5月16日,埃及民选总统穆尔西被开罗刑事法院判处死刑。这位执政近1年的前总统一度承载着埃及民主的希望,2013年被推翻后,他仍是穆兄会的象征和希望。如今,他的命运与绞刑架联系起来,国际社会中为他呼喊的声音却单薄得有些出人意料。

当地时间5月16日,有外媒目睹被送往法庭的埃及前总统穆尔西身穿蓝色囚服,面带微笑。然而从法庭传出的照片看,这个埃及曾经最有权势的人被关在被告席的隔音玻璃笼里,挥舞着拳头,抗议法庭的判决。

当天,开罗刑事法庭判处穆尔西等106名穆兄会支持者死刑,他们被控在2011年推翻穆巴拉克的骚乱中有大规模越狱行为,并在过程中绑架和杀害了多名警察。

检察官声称,穆尔西在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中勾结了巴勒斯坦哈马斯集团和。控方宣称,在当时持续18天的动乱中,加沙和西奈半岛的军事分子通过非法渠道进入埃及,帮助穆兄会成员及其支持者越狱。

上个月,穆尔西已被判处20年监禁,罪名是杀害和折磨者。此外,他还面临着向哈马斯、和卡塔尔泄露国家机密,欺诈,以及“侮辱司法权威”等起诉。

5月16日,27名穆兄会成员出现在被告席,宣判时他们比出象征该组织的“4指礼”,高喊“打倒军事统治”。在穆尔西下台后,这个手势频繁出现在反对政府主义者的活动中。

根据埃及法律,死刑判决必须由该国最高宗教领袖穆夫提批准,6月2日将公布最后结果。

穆尔西是穆巴拉克下台后,埃及的第一位民选总统,2013年7月被军队领导人塞西推翻。穆尔西抗议审讯他的法庭听命于军政府,是非法的。

“如果他(穆尔西)决定上诉,我们就上诉。如果他继续不承认这个法庭,那我们将不提出上诉。”穆尔西的辩护律师阿卜杜勒·马克苏德说。

穆尔西的支持者称,所有指控都出于政治动机,以增加现政府的合法性。英国《每日电讯》称,这一切都是为了确保穆尔西无法重回权力舞台。

人权组织称,穆尔西下台后,埃及的国家机器不断教和世俗的异见人士,已造成几百人死亡,数千人身陷囹圄。

穆尔西被判死刑当天,只有人权组织“”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达了抗议。

美国政府至今没通过官方渠道正式表态。17日,一名美国国务院官员匿名称:“我们对埃及法庭对包括前总统穆尔西在内的超过100名被告判处死刑严重关切。”不过他认为,16日只是“初步”判决,并非最终结果。而美国“关切”的重点并非穆尔西的命运,而在于“大规模审讯、判刑与埃及的国际义务和法治不符”。

推翻穆尔西后,埃及与美国的关系一度一落千丈,美国2013年冻结了对埃及每年13亿美元的军事援助。不过在去年年底,多数援助又被解冻了。

在舆论压力下,欧盟也在17日批评审判有缺陷,是“残酷和不人道的”。欧盟高级外交官费代丽卡·莫盖里尼称,埃及决定采用死刑“不符合其应遵守的国际法义务”,要求埃及保证被告的权利:公平审判,独立调查。她表示,欧盟相信埃及政府会在被告上诉后修正这些问题。

5月17日,埃及外交部指责外界关于审判的评论都是“不恰当的”,是在干预埃及内政。

法官沙班埃尔·沙米16日还对穆兄会领导人卡拉特·艾尔沙特等15人判处了死刑,指控他们在2012年的“阿拉伯之春”运动中勾结了巴勒斯坦哈马斯集团和。

接连的大规模审讯与死刑宣判,释放了开罗政府排除异己的信号,让埃及再次陷入紧张局势。

就在穆尔西被判死刑几小时后,身份不明的枪手在西奈半岛北部城市埃尔-阿里什枪杀了3名法官。接连发生的暴力事件还包括16日艾斯尤特市法院门口突然爆炸的弹,导致1名警察受伤;17日苏伊士运河旁的塞得港爆炸,致1人受伤;以及穆兄会支持者在开罗西北部90公里的萨达特市纵火。

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分析称,如果对穆尔西的判决被执行,塞西总统就能彻底毁灭穆兄会“将权力还给民选总统”的诉求,给穆兄会的死灰上浇上一瓢冷水,使其无法复燃。然而,这是一步险棋。处死穆尔西也可能对该国肆虐的叛乱火上浇油,促使穆兄会支持者采取更激进的手段,甚至加入IS等“圣战”组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