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梯帝国: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带来了一场几乎亡国的瘟疫危机

公元前1320年代的赫梯帝国,是其千年历史上的一个高峰,而这个高峰差点被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打回原形,乃至灭国。

这个写信女人就是古埃及历史上最著名的法老之一 ——图坦卡蒙—— 的王后:安卡塞娜蒙。

“……我年轻的丈夫去世了,而我们没有任何子女,如果您愿意送一位王子过来,他将成为我新的丈夫,领有整个埃及……,而我则不必下嫁给我的仆人……”

收到信的是远在两千多里之外的赫梯王苏皮路乌玛一世(苏王),此刻的他正率领赫梯大军横西亚,国土包括小亚细亚半岛、半个地中海东岸,还有一个占有大半个两河流域的加喜特—巴比伦作为他坚定的盟友,赫梯国势达到入主小亚细亚六七百年来之最盛。

对于这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赫梯苏王自然是半信半疑,毕竟此前赫梯一直在和埃及争夺地中海东岸富庶的贸易城邦,且已吞下了战略重镇大马士革、卡迭石等地,埃及已经结盟了米坦尼王国来制衡自己,虽然埃及法老新丧,国内可能有变,但是他还是决定先派自己的叔叔,以奔丧的外交名义随埃及使者去探一探下虚实。

不久,叔叔回来复命,现任埃及法老图坦卡蒙果然去世了,其国内现在是暗流涌动,而且寡后还托他带来了一封回信,表示自己绝非虚言,在信中,安卡塞娜蒙还颇为不满地指责了苏王的怀疑态度,并且非常明确地表示:“……(你送过来的王子)不但会成为我的丈夫,还会成为整个埃及的王。”

赫梯苏王拿着埃及王后“重金求子”的(广告)书信看了很久,心中那份激动与忐忑,一点不比我们从电线杆上撕下类似内容的广告少多少……

面对整个埃及(埃及控制着很多非洲的金银矿),以及大半个地中海(地中海海运贸易发达)的诱惑,苏王不但觉得他送过去的王子会少奋斗二十年,连自己这把老骨头也可以少奋斗十几年了,于是,他心动了,决定赌一把!

不多久,噩耗传来,四王子赞南扎,以及随同他的整个部属,都离奇地消失在了沙漠之中……

赫梯王震怒,指责埃及权臣、大将军霍连姆赫布以及大祭司阿伊合谋害死了自己的儿子,他誓要替子报仇,为国雪耻。这一下,赫梯和埃及的关系就降到了冰点。

赫梯王一面兵发米坦尼,将埃及这个北方盟友,也是自己的肘腋之患打残。这下,被米坦尼王国压制、把控了几百年的亚述趁机脱离了控制,并且整顿兵力,反戈一击,彻底灭了米尼坦,并与赫梯分而吞之。

另一方面,赫梯王大举南下。此时埃及政局不稳,军心涣散,根本无法抵挡同仇敌忾且装备了铁制兵器和重型战车的赫梯军,他们在地中海东岸势如破竹,接连攻破叙利亚、黎凡特、迦南地等埃及沿海富庶的殖民地带,眼看就要打入尼罗河三角洲。

可就在这时,军中突然闹开了来自埃及俘虏身上的霍乱,很快就波及到了整个国家。对于这场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早的大规模疫情,史书上并没有详细的记载,赫梯王苏皮路乌玛一世不久死于瘟疫,他的儿子阿尔努万二世继位,不久也病死于霍乱。

这次霍乱灾难整整肆虐了二十年,几乎给赫梯王国带来了灭顶之灾。首先是王国核心领土小亚细亚半岛遭到帕莱克人和卡什卡人的入侵,再是亚述王国借此机会得以壮大,为以后吞噬天下奠定了基础。

再说埃及那边,赫梯退兵以后,王后安卡塞娜蒙的曲线救国计划算是成镜花水月了,她先是被迫嫁给自己的仆人,也就是大祭司阿伊。

阿伊做了几年法老死去,大将军霍连姆赫布又强娶了安卡塞娜蒙,成为了新一任法老。接着,他秘密幽禁或杀死了安卡塞娜蒙,然后下令在全埃及,任何建筑、神庙或者金字塔上,只要刻有他的前前任图坦卡蒙和前任阿伊名字的,一律除去,或者用自己的名字替代。

在古埃及的传说中,一个人的名字如果被从陵墓中抹去,他的灵魂将不能升天,也不能在另一个世界获得永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