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辛贝:耗资3亿美元搬迁新址当地人却疯狂宰客

这段话出自著名诗人雪莱的《奥兹曼迪亚斯》,“奥兹曼迪亚斯”又被称为“拉美西斯大帝”,14岁就被任命为“摄政王”,统治古埃及第19王朝后曾多次发起远征,先后攻占叙利亚、巴勒斯坦、利比亚等地,被埃及人称为“最伟大的祖先”。

雪莱在诗中讴歌了拉美西斯作为君王的傲慢与辉煌功绩,同时也将“历史无情的湮灭”描绘的淋漓尽致:“两只巨石雕刻的石腿、没有躯体,以及那半躺在沙中的破碎是脸”。

拉美西斯在位66年,给埃及留下了堪称难以逾越的辉煌功绩,比如四次叙利亚战役全胜,巅峰期攻占耶路撒冷、耶利哥、大马士革等城镇,带回大量财富为埃及修建水利设施;公元前1258年与赫梯王国(现土耳其中部)达成人类史上第一份《和平条约》,使埃及此后二百年再无外患;剿灭大量地中海、红海、亚丁湾海盗,修建沿海防御堡垒等等,打通埃及与欧亚非三大洲的跨国贸易。

将领土从三角洲扩张到努比亚的拉美西斯,同时也在沿途修建大量城市,几乎每座他亲手打下的城镇都会新建规模巨大的“神庙”和纪念碑,其中以底比斯西部的拉美西姆和阿布辛贝的岩石“神庙”最为突出。

前者位于埃及首都开罗以南700公里处的尼罗河东岸,也就是现在的卢克索郊外,后者则位于1130公里外的埃及最南端城镇阿布辛贝,离邻国苏丹仅20公里。

在向导建议下,我们选择直飞阿布辛贝再租车沿尼罗河一路往回自驾至三角洲,不仅可以游览13座埃及最有特色的城镇,还可以深入沙漠腹地体验两次绿洲之旅,全程约3500公里。

注:当地租车自驾需提前向警方报备索取通行码,部分路段由警车收费护送(治安很不好),否则会被中途检查站扣车,最好长租当地司机的车辆。

阿布辛贝机场去“神庙”有两条路,不准备过夜的游客可直接跨河公路5公里即可到达(过夜可看灯光秀),出机场有免费巴士直达景区大门,门票为215埃镑(约88元)。

向导指着前方检查站和巡逻的警车说:阿布辛贝属于“一张好牌打成稀巴烂”的典型,原本周边只有一个30多户村民的小村庄,随着神庙名气越来越大,大量游客涌入让当地人赚的盆满钵满。然而人心不足蛇吞象,当地人为了利益最大化开始几倍十几倍的随意定价疯狂宰客,甚至强买强卖,导致景区风评急剧下降,当地政府为挽回游客信心,不得不在沿线常驻旅游警察为游客维权(几乎没有效果),从机场到景区短短几公里,我们看到了8辆警车。

阿布辛贝“神庙”实际由大小两块巨大的岩石组成,其中的大庙是拉美西斯建给自己的,小庙则为妻子奈菲尔塔利而建。1813年瑞士旅行家伯克哈特首次发现时,大庙入口的巨大雕像已被坍塌的砂岩完全覆盖。此后,英法两国考古学家与历史学家相继发起对阿布辛贝遗址的挖掘工作。

当然,这只是遮人耳目而已,实际还是为了法老的宝藏。可惜没人知道他们到底从里面拿走了什么,反正埃及接手这座空空如也的“神庙”,已经是一百多年后了。

1960年,埃及在尼罗河中下游的阿斯旺河段修建大坝发电站,导致中上游水位迅速上涨。为了避免神庙被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调遣专家实地勘察,最后得出“只能搬迁”的结论。这个做法在文物修复技术落后的年代,算得上“胆大包天”,因为大小神庙都是在整块巨石上雕刻而来,其内部通道及数千副壁画、雕塑也全部是一点点凿刻出来的。

所以,联合国指派当时最有名的波兰考古学家卡齐米日负责策划监督,卡齐米日认为280米外的一块巨石刚好适合搬迁两座神庙,且海拔也比旧址高了65米,足以应对日趋上涨的尼罗河水位。

1964年,卡齐米日正式宣布搬迁方案:将巨石雕像切割成10-30吨重的单体,再一块块通过巨型吊装机械和大型卡车运输到新址,然后像俄罗斯方块一样重新组装成型,公差不得超过正负5毫米。

整个搬迁工程历时四年,共运送大庙石材26.5万吨、小庙5.5万吨,以现有购买力来计算的划,总耗资超过3亿美元,这还不算65个国家1800吨物资和数百个考古专家的无偿协助。唯一不足的是,新址与古埃及建筑师修建的神庙轴线出现了一点海拔偏差,导致每年2月22日和10月22日直射内部雕像的阳光出现了时间误差,大约晚了23个小时左右。

埃及有太多科学难以解释的现象,人们对阿布辛贝神庙的未解之谜也充满了争议,按照埃及神线日,而阳光在这两天照射拉美西斯的雕像和背后的壁画,是代表“神”在掌控世间万物的生命与前途。

但实际上,这座神庙代表了三千多年前的埃及设计师与建筑师,已经熟练掌握了天文学、星象学与地理学,在指定时间让阳光穿过60米深的长廊,照射到指定目标物长达20分钟。更不可思议的是,阳光依次照射长廊尽头的拉美西斯、卜塔和另一尊法老雕像,却偏偏照不到最左边的“冥界之神”。

在神庙重见天日的前几十年里,英法两国考古学家无法解释内部的各种未解之谜,埃及人因此新设了一个“太阳节”,每年逢拉美西斯诞辰与登基两天都要举行盛大的节日庆典。

虽然现在的科学水平早已破解太阳奇观之谜,但科学家们却更加惊讶古代埃及人的智慧,要知道,这种光学现象需要经过天文、数学、地理、物理等多领域、跨学科合作研究,才能得出如此精确的时间与角度。

与磅礴大气的大神庙比起来,拉美西斯送给妻子奈菲尔塔利的小神庙虽然没有那么大规模,但内部壁画与雕像却更加精美,尤其是顶部的雄鹰壁画,几乎遍布整座神庙。按照向导的说法,这是埃及“女神”涅赫贝特赐给奈菲尔塔利的“守护兽”。

我们在小神庙门口拍照时,一名中国女孩一边摆拍一边大声地跟同伴说:“不能错过这样的爱情圣地,这可是君王对心的爱情”。向导上前跟女孩一番耳语,然后女孩就失望地离开了。

向导忍着笑说:“她说这里是爱情圣地,真的太好笑了,拉美西斯可是埃及历代最滥情的法老,没有之一。传说他有8个皇后、70多个嫔妃,光子女就有200多个,算上孙辈的话起码上千人。”

或许是同为中国人,我马上反驳向导:“那也没什么不对啊,至少他送了一座神庙给其中一位妻子,说是爱情圣地也可以”。

“不不不,拉美西斯可不是那么肤浅的君王,他统治埃及的60多年时间里从来不做没有好处的事情”,向导拉着我去游客接待中心,指着资料图上的各种简介说道:“如果你是拉美西斯或埃及的敌人,看到这么庞大且复杂的神庙,第一印象会是什么?”

原来,拉美西斯耗费巨资建造如此巨大的神庙,目的是为了震慑周边尚未臣服的部落与异族。试想一下,在没有大型机械的3000多年前,拉美西斯就能建造这样的神庙,还有几个敌人敢怀疑他的财力、军力和能力?

为了赶在日落前抵达阿斯旺(17点关闭阿布辛贝沙漠公路),我们只能提前离开神庙,向导坚决反对我留在阿布辛贝过夜,因为这里的酒店动辄两三千埃镑,其他地方卖5埃镑的饮料,阿布辛贝至少卖50埃镑,不管是吃还是住,都没有必要把钱花在这里。

“真要想来,明天再开车送你过来就是”,看着向导一脸忿忿不平的样子,我突然回想起他之前说的“一副好牌打成稀巴烂”,连本国人都这么想,看来埃及旅游业真的病入膏肓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