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的叙利亚“烫手山芋”

导语:盟友们在吆喝,最终还是奥巴马冲到第一线,这不是奥巴马想看到的,这也是他犹豫的根本原因。

经济观察报 孙兴杰/文自8月21日,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郊区遭受毒气弹攻击之后,干预叙利亚就成为美国总统奥巴马面临的一个难题。去年8月他为干涉叙利亚划出了“红线”,警告各方一旦动用化学武器,可能触发军事干预。而现在这条红线似乎已经被突破,奥巴马该对叙利亚发动战争吗?令人奇怪的是,在美国的盟友磨刀霍霍的时候,奥巴马却迟迟不明确表态,原因在于叙利亚是个烫手山芋,不干涉可能更符合美国的中东利益,但是化学武器造成的屠杀又使美国难脱国际责任。

奥巴马是在伊拉克战争的阴霾中走上总统宝座的,在任期结束之前将美国拖入另一场中东战争并不符合奥巴马的初衷,况且他刚刚上台就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更为重要的是,奥巴马想做个“太平洋总统”,将过度集中于中东的战略资源转向亚太地区,但是这一战略的前提是中东地区相对稳定,但叙利亚以及埃及的局势使美国很难从中东脱身。因此,奥巴马上台以来对“阿拉伯之春”保持相对冷淡的态度,干涉利比亚的主导权让给了英国和法国,叙利亚内战持续两年多来,奥巴马一直在寻找不干涉的理由,去年的“红线”一说与其是寻找干涉的借口,不如说是给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一个警告:只要你不用化学武器,我就不会干涉你。

与伊拉克战争不同的是,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显得比较被动,反倒是英国、法国、澳大利亚等国表现抢眼,即便没有联合国授权,也要对巴沙尔动武,美国大有被盟友裹挟的意思。

此外,海合会(海湾地区最主要的政治经济组织)一直是叙利亚反对派的铁杆支持者和最主要的“金主”,土耳其也是如此。以色列对干涉叙利亚也持积极态度,虽然以色列关注的焦点是伊朗,但是如果美国给叙利亚划定的“红线”没有可信度的话,实际也变相鼓励了伊朗寻求核武器。

因此,美国这些盟友的确出奇的“团结”,但是他们却很难在同一个战壕,毋宁说是同床异梦,埃及军方政变,叙利亚是持乐观态度,因为穆兄会是支持叙利亚反对派的,而埃及军方每年都能从美国获得十几亿美元的军事援助。

中东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最终可能导致一个结果:盟友们在吆喝,最终还是奥巴马冲到第一线,这不是奥巴马想看到的,这也是他犹豫的根本原因。

叙利亚内战持续两年之久,数十万人死亡,百万人流离失所,为什么奥巴马一直没有干涉呢?原因在于叙利亚所在的位置太敏感了,除了它是俄罗斯在中东的唯一支点之外,叙利亚也是中东地区矛盾的一个结点,逊尼派与什叶派的冲突、巴以问题、伊朗与阿拉伯世界等等断层线让中东的地缘政治异常敏感,加上“阿拉伯之春”已经撬动了原先权力格局,岩浆正在汇聚,等待喷涌。

中东地区是世界主要的石油产地,虽然叙利亚不是主要产油国,但是叙利亚战争可能将产油国卷入其中,油价暴涨对脆弱的经济复苏也没什么好处。因此,干涉叙利亚绝非像科索沃那样可以控制节奏,美国放出的信号是在两三天内导弹打击,但是战争机器一旦运转,退出也不是容易的事情,越南战争、伊拉克战争,包括正在进行的阿富汗战争都是如此。

使用化学武器让叙利亚局势进入了一个十字路口,也让奥巴马必须做出选择。像俄罗斯所警告的“伊拉克战争悲剧”基本不可能出现,伊拉克战争之所以久拖不决,在于战争目标不仅在于推翻萨达姆政权,还试图在伊拉克移植美国民主,进而实现大中东的蓝图,将如此宏大的目标寄托于一场战争,必然是悲剧。另外,像科索沃战争那样长时间的空袭也不可取,叙利亚反对派内部派别复杂,推翻巴沙尔政权,叙利亚反对派未必“感恩”。

最终的结果可能是有限干涉,对政府军的有限目标进行导弹袭击,既可以给巴沙尔警告,免于陷入另一场战争泥潭,又履行了国际责任;同时让双方进行政治和谈,免除美国主导战后重建的责任,同时也是对反对派中的极端分子一个制约。当然,干涉最好在联合国调查团得到确凿证据之后展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