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非法结婚”风靡全国 地球知识局

婚姻是两性关系发展的最终呈现,而结婚礼仪和风俗是对一个国家社会生态的集中体现。

在我国古代,婚礼程序主要有六个步骤,纳彩(今求婚)、问名(媒人去问女方的基本信息)、纳吉(今订婚)、纳征(送聘礼)、请期(订结婚日期)、迎亲(婚礼仪式)。而这几个步骤当中,无论是古代还是当代,以金钱为形式的彩礼都是一个极为重要的环节。

而在埃及,彩礼文化却颇为特殊。人们在结婚前需要正式的“婚前谈判”,很多村庄竟然“只娶不嫁”,还有更为独特的“乌尔菲婚姻”(契约婚姻),而彩礼都是其中的核心问题。那么,这是怎么回事呢?

过去的埃及婚姻,大多是由父母操办的。而西方文化影响到埃及后,自由恋爱开始流行。但无论他们通过何种方式相识,也无论在农村还是城市,都需要进行一场公开的婚礼。

主要是彩礼太贵。购买大量黄金是丰厚彩礼的一部分,新娘喜欢通过身上黄灿灿的佩饰向旁人显示丈夫的爱意,而更为重要、能够起到“广而告之”作用的彩礼便是昂贵的家具。

在埃及,需要订婚的男方父母须向女方父母赠送一笔数额可观的彩礼,女方父母便将用这笔彩礼金为女儿出嫁购置新婚房间里的家具。于是,向外人彰显家具的多少和价值,成为女方家庭最有面子的一件事。

由于埃及只产棕榈树和少量的榕树(尺寸较小),所以好的家具材料基本都要依赖进口。上品的家具原材料有苏丹的乌木、叙利亚和黎巴嫩的橄榄树木、无花果木、杉木等。实际上,在埃及农村,大部分家具的主要用材是杉木,其次是黑檀木。而高档家具还会使用金、银等珍贵材料。许多床和椅子上还会用皮革、羽毛来装饰。

大量需要进口的素材和复杂的加工,使得家具在埃及变成了一种财富的象征,也难怪女方家庭会以炫耀家具为乐事。

据媒体报道,有个女孩的家长开口要男方赠送价值10万埃镑的黄金首饰和15万的家具,这使经济状况一般的男方当场分手。事实上,婚礼中的豪华家具和昂贵费用已成为影响埃及青年男女结婚的主要障碍。

在订婚这个环节,两个家庭便开始了婚前谈判。男方的父亲和兄长等人要到女方家去提亲,与女方的家人就各项开支进行十分详细的谈判,主要谈论内容便是新房、彩礼和家具的选购。

而只有谈判成功、双方签署结婚协议后,男孩才可以与他心仪的女孩订婚,再等时机成熟后方可结婚。其中的博弈激烈程度一点不亚于商业谈判。

而在谈判过程中,男女方家长的态度可以影响到谈判的最终结果。态度不诚恳,成功几率几乎没有,而双方要价的金钱底线也都在相互试探之中。谈判成功后便要签署一份正式协议,详详细细的列出了“谁看房、购房钱谁出、哪里置办家具”等内容,甚至包含了“一旦男女双方离婚,女方能得到的东西数目和价值”都一清二楚。

在埃及西南部的很多村庄之中,人们只娶外地的媳妇,几乎不把自己的女儿外嫁,这样的“单方面婚嫁”持续千百年不变。其中的原因,实际上还是和彩礼背后的经济问题密切相关。

1月4日,埃及坦塔的一座村庄正在举行婚礼,新娘是从数千公里外的村庄娶回来的,当地人以马术比赛、跳肚皮舞和朝天开枪的方式庆祝。据媒体报道,当地的姑娘若要远嫁,男方将支付标准彩礼的5倍,还需得到当地有名望长老的同意,大部分男子只能望而却步。实际上,并不是以坦塔为代表的村庄女子有多漂亮,这是多方面因素作用的结果。

首先,这些村庄所处的地理环境相对闭塞,埃及农业近年来的持续发展又使得当地人逐渐富裕起来,这让他们在自负的心态下又衍生出对外地人的反感,几乎不愿意将女儿嫁至他处。

其次,娶回外地媳妇将促进本地人口的增长,并可以留住年轻男子以夯实劳动力基础。而外嫁女儿则没有这样的效果。

最后便是“只娶不嫁”所带来的巨额经济收入,这才是问题的核心。在埃及农村,女子嫁给当地男子和外地男子带给这一家庭的经济收益是不一样的。如果是当地男子,在迎亲前男方大摆宴席,并有歌舞相伴,宴庆数日。这个过程中,女方家庭收益显著,而对于男方,便是压力山大。

一般来说,在迎亲时,新郎的母亲要带着多辆装点鲜花的马车到女方家接新娘,而富裕人家的新娘,要坐在其中一辆用昂贵的克什米尔毛绸装饰的花车上。

晚餐后,新郎要由乐队引路,前往寺行跪拜礼,结束后才能回到新房完成圆房。

这样的婚礼最少要持续30天左右,耗资万余埃镑。而在这一个月间,小伙子要不断地向女方家赠送礼物,这些礼物通常是金钱和贵金属。新娘头上更是要编结很多发辫,有些地方的嫁妆当中要包含100件袍裙。

而嫁给外地男子的过程中,男方无需经过繁琐的步骤,支出5倍礼金后,便可在短时间内完成婚礼。比较之下,经济实力弱的女方家庭更愿意嫁到当地,而经济实力弱的男方家庭则更愿意娶外地女子。

这便是“只娶不嫁”现象背后的经济逻辑。但即使如此,埃及农村男子结婚一般也要准备2—4年。不少女方家长就希望,男方准备的越充分、办得越隆重、越奢华越正式越好,这样可以让她们的朋友和邻居们看看——男方是多么爱我家女儿!

那么,遵循传统的注册婚姻结不起,不少人便选择了经济压力相对较小的“乌尔菲婚姻”。

什么是“乌尔菲(Uirfi)婚姻”呢?大意为“符合教法的民间俗约”,即男女双方在完全自愿的前提下低调举行公开的婚礼。

这样的婚姻,缺乏在政府机构的备案,也就是没有结婚证这样的“登记文件”。新郎只需诵读几段《古兰经》就算是许下承诺,并送一些必要的彩礼到女方家,然后就可以进行婚礼仪式了。

这样的婚姻形式几乎都是父母不同意后,恩爱的男女双方擅自决定的。用中国人熟悉的词句,就是“私定终身”的婚姻。

除了经济的压力,能够出现这种婚姻的另一个原因是“全球化和现代化带给埃及新青年新的思想”。这些青年不愿像他们的父母一样,在结婚时背着沉重的包袱而易使婚姻内容变质,他们也不想订婚之后用若干年去准备婚姻,他们更多的希望去享受生活,得到单纯清爽的两人世界。

但一个问题是,在这种婚姻下,一旦离婚,女方将很难得到补偿。因为这样的一纸协议没有完全的法律约束,如果一方要求离婚,另一方若拒绝出示“乌尔非婚姻”证明,或者干脆说遗失了,法院很难做出实质性的裁决。而有了孩子之后,就更难维护自己的权益了。

因此,在埃及社会,传统婚姻仍是主流,而乌尔菲这种需要双方建立非凡信任的类型则只占10%左右。

但随着2010年以来中东地区动荡对埃及经济的负面影响不断增大,经济的衰退使更多的人缺乏金钱,乌尔菲婚姻正在迅速发展。特别是当前新冠疫情影响之下的埃及,其比例已经达到18%。当然,政府也在顺应形势变化,不断完善这方面的立法。

而即使有乌尔菲婚姻作为方便法门,结婚对于很多埃及的青年男女来说仍然是生命难以承受之重。在这样的背景下,埃及的剩男剩女在不断增加。

据埃及政府官方的数字,30%的成年男性和28%的成年女性是单身。而35岁以上的单身男女就有900万,其中男性550万,女性350万。众多家庭条件一般的男性受困于高费用的结婚,只能把终身大事一拖再拖。

埃及一适婚青年卡里姆穆斯塔法的想法就很有代表性:“我们希望把婚礼办得简单一点,把原来用于婚礼的大笔开支用在婚后的基本开支上”,他在脸书上还发过推文“现在,我只有两个结婚戒指,你愿意嫁给我吗”?

这迅速引发大量青年男女的转贴,帮助他在一年之内就因相似言论吸引了12万粉丝。

但实际情况是,没有足够金钱,90%的谈判终究要失败。穆斯塔法的哥们沙拉艾哈迈德就因没钱而谈判失败,只能和女友继续“地下恋情”。

即使可以在彩礼和结婚上节省开支,但建立一个家庭所需的责任和负担也需要男女双方的充分考虑

好在,新时代不少埃及女孩更看重的是她能和一个上进、爱她的男人结婚,而不是与金钱结婚。但她们的期待和男青年们的诉求,却仍然在沉重的传统观念的压迫下,举步维艰。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