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前总统穆尔西去世对埃及与中东的局势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埃及,乃至阿拉伯世界的第一位民选总统、高级成员穆尔西,在2019年6月17日的庭审中——法院审理穆尔西充当卡塔尔间谍一案,在慷慨陈词20分钟后,突然晕倒,随后被立即送往医院抢救,但在送医途中已经死亡。

埃及国家电视台报道称,初步原因是穆尔西心脏病突发导致猝死。埃及当局被这个突发情况打了个措手不及,但反应过来后,埃及内政部立马宣布进入国家最高紧急状态,以应对可能即将到来的穆兄会及其支持者的抗议,甚至。这个意外情况的发生,可能使埃及陷入自那场席卷阿拉伯的运动之后的动荡之中,世俗派与派之间的冲突再上一个台阶。

穆尔西是一个极其复杂与矛盾的政治人物,埃及,乃至阿拉伯世界因他更加分裂,更具冲突性。他跟埃及的多数精英一样,都有留学美国的背景——1982年,他获得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工程学的博士学位,具有很强的亲美倾向。同时,他又是极端组织的高级成员(1991年,穆尔西加入埃及,逐步青云直上,跻身于领导层),又有很强的反美、反世俗的意识形态。

如果没有奥巴马、希拉里2010年起搞的那场席卷阿拉伯的运动,穆尔西仅仅只是穆兄会的一名高级成员而已,跟绝大多数人一样,最终的结局也是泯然于众生。但时势造英雄。美国在幕后反对埃及的铁腕统治者穆巴拉克(强力要求埃及军方将领不再支持他),埃及穆兄会在前台抗议穆巴拉克,在这两股力量的一明一暗的合力,推翻了埃及强人穆巴拉克。

随后,埃及按照美国的剧本匆忙地举行美式民*主的总统大选,穆兄会为此成立了政党自由与正义党参加总统大选,志在夺取政权。原先,自由与正义党要提名资历、权力、地位比穆尔西更强的穆兄领导人海拉特·沙特尔出任总统候选人,但不符合候选人必须在最近的六年内没有坐牢的影响要求,穆尔西捡漏,顺势成为自由与正义党的总统候选人,以51.73%的得票率险胜前总理莎菲克,当选为埃及总统。

穆尔西不仅是埃及,也是阿拉伯世界的第一位民选总统。为此,奥巴马政府对穆尔西的当选欢欣鼓舞,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会晤了穆尔西总统。

然而,穆尔西在埃及总统的位子上只坐了369天,就被潮水般的抗议群众与军方联手推翻,埃及再一次改朝换代,又回归政治传统——军方执政,进入了塞西时代。

1、留美派的穆尔西跟美国的政客一样,在竞选期间,为了拉选票,大嘴一张,许下了许多竞选承诺,比如“百日计划”、“能源补贴改革”;比如建立一个世俗、民主、宪治的现代化埃及……取得政权后,这些竞选承诺全部破产了,有的是能力所限做不到;有的则是忽悠,当选后就抛弃了。

穆尔西治下的埃及的经济比穆巴拉克更糟糕,特别是削减对贫困群众的补贴,加税等政策不得人心,让许多给他投票的支持者愤怒不已,纷纷转为抗议,要求穆尔西及穆兄会下台的主力军,最终导致以国防部长塞西为首的军方趁机顺应民意,废黜了穆兄会政权,罢免并软禁了穆尔西。

2、穆尔西就任总统几个月后,穆兄会为了独揽大权,迫不及待地向权势熏天的军方开刀,将国防部长坦塔维、军队总参谋长萨米阿南撤职,提拔时任的军方情报局长塞西出任国防部长,并准备对军队进行洗牌,使穆兄会掌握军权。

3、穆尔西的还没坐稳,就在穆兄会的授意下,大举提拔穆兄会的成员出任内阁部长、各省省长,试图独揽行政权,激起巨大的反弹,而彻底激怒占全国总人口半数的世俗派的是穆尔西及穆兄会全力推行教法,企图改变埃及的体制,改造成伊朗那样的政教合一的国家。

埃及军方长期以来倾向于世俗派,极力反对穆兄会将埃及“改革”成政教合一,用教法替代世俗法律的做法,于是,响应要求推翻穆兄会政权,穆尔西下台的世俗派的呼声,果断出手,推翻了穆兄会的政权,重新掌握了政权,回归军方执政的传统。

国防部长塞西成为埃及的新一任总统,遭到了穆兄会用式的抗议。塞西对付穆兄会的手段比穆巴拉克更强硬,更狠,更有效——他下令警方逮捕了300个穆兄会的高级成员。之后,埃及过渡政府宣布穆兄会是恐怖组织,并取缔了穆兄会。随后,沙特、阿联酋、巴林等国跟进,也把穆兄会认定为恐怖组织,集体铁腕打击。2017年,埃及、沙特、阿联酋、巴林四国宣布卡塔尔支持(卡塔尔是穆兄会的最大金主与支持者),集体与卡塔尔断交。

而穆尔西本人被推翻后,一直在监牢里度过,因为他被埃及执法机构指控犯下了者、越狱袭警、间谍(向卡塔尔、伊朗革命卫队、巴勒斯坦哈马斯等泄露埃及军队情报)、侮辱法庭、泄露国家机密等罪名,法院认定其中的3项罪名成立,另外3项正在审理当中。6月17日法庭审理的是穆尔西的间谍罪。

同时,2016年7月,穆尔西被开罗刑事法庭认定为,一同被列入名单的还有埃及穆兄会的总导师巴迪亚,以及穆兄会高级领导人、前议长萨阿德卡塔特尼等35人。

穆尔西在庭审时猝死,穆兄会必然会做出激烈反应,对于埃及、中东都是一个爆炸性的意外事件。穆兄会将穆尔西的死亡称为谋杀!伦敦穆兄会的主要成员苏丹认为,穆尔西之死完全等同于“谋杀”。

穆兄会的这个态度对于塞西政府绝对是坏消息,可以预料,穆兄会成员及其支持者在穆尔西下葬时,及之后,会发起全国性的抗议活动,甚至是,埃及将会陷入新的剧烈的动荡、冲突的周期,不仅安全形势急剧恶化,而且对依赖于旅游业的埃及经济造成毁灭性打击。

但是,穆兄会的行动不会对塞西政权构成根本性的威胁,因为塞西已经执政了六年,权力深入埃及的每一寸土地,又牢牢地抓住军权,早已成为穆巴拉克式的强人。

穆尔西之死,不仅会对埃及的局势产生巨大的不良影响,也将加剧阿拉伯、中东的对抗与冲突。穆尔西猝死后,穆兄会最主要的支持者卡塔尔、土耳其立即介入,使局势更加复杂,更具对抗性。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得知穆尔西猝死后,当即向穆兄会致悼,声称穆尔西是“兄弟”、“烈士”,指责埃及当局谋杀了穆尔西的意味浓烈。

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也发表了悼言:“我们非常悲痛地收到了前总统·穆尔西博士突然去世的消息。我向他的家人和埃及人民致以最深切的哀悼。”

穆尔西之死,有可能促使埃及、沙特、阿联酋、巴林四国进一步抱团,对抗卡塔尔、土耳其,四国与土耳其的关系进一步恶化,带来的后果之一便是这四国进一步与以色列的和解、合作,这是特朗普非常希望看到的局面,可以料定美国不会因为穆尔西的死亡而向塞西政府发难。

与此同时,埃及、沙特、阿联酋、巴林四国与卡塔尔的和解势头有可能因穆尔西之死而无疾而终。

双方阵营更大的冲突可能在埃及的邻国利比亚上演。哈夫塔尔领导的利比亚国民军正在进攻首都的黎波里,与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鏖战。哈夫塔尔的主要支持者是埃及、沙特、阿联酋;而卡塔尔、土耳其则支持民族团结政府。与国民军作战的民族团结政府的武装力量,很大一部分就是穆兄会的武装组织。在利比亚作战的穆兄会武装组织的武器、资金来源于土耳其、卡塔尔。

接下来,比利亚的内战将会更加猛烈,国民军与民族团结政府鹿死谁手,主要取决于其后台埃及、沙特、阿联酋与土耳其、卡塔尔的实力与支持力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