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与商贸中巴比伦王国创造者加喜特人雅利安人的一个分支

中巴比伦王国的创造者是加喜特人,作为雅利安人的一个分支,他们与灭亡古巴比伦王国的赫梯人在语言上都同属于说印欧语的民族,即都是印欧人。

加喜特人原住在伊朗西部的扎格罗斯山区,大约在公元前二千纪时开始进入两河流域南部地区。在古巴比伦王国的后期,加喜特人建立了一些小的政权,首领开始自称为王。

在赫梯国王穆尔西里一世攻陷巴比伦城之后,赫梯人并没有在巴比伦城继续实行政治统治,反而是撤回安纳托利亚半岛。这正好为加喜特人填补因古巴比伦王国灭亡而形成的两河流域政治真空地带提供了条件。因此,加喜特人入主巴比伦城,在此处建立了新的王朝,史称“加喜特巴比伦王朝”或者“中巴比伦王国”。

加喜特人入主巴比伦后,凭借着与赫梯人的同宗同源,或是因为二者曾经可能达成的某种协议,他们从赫梯要回了马尔杜克神神像,这一举动立马赢得了巴比伦人民的好感,取得了人民对其政权合法性的承认。除此之外,加喜特人还多次出征两河流域南部地区,最终征服了古巴比伦王国末期兴起的“海国王朝”,完成了巴比伦尼亚地区的统一。

从加喜特人接管巴比伦开始,到最后被埃兰人所灭亡,整个加喜特巴比伦王朝持续了将近五百年,这使得加喜特巴比伦王朝成为古代两河流域历史上统治时间最长的王朝。

虽然加喜特巴比伦王朝统治时间长久,但由于文献资料的限制,我们对其了解却并不多。由于加喜特人自己留存下来的资料不足,所以目前所知的中巴比伦王国的历史大多是根据他们与埃及、赫梯、亚述以及埃兰等周边国家的外交文献而构建出来的。

加喜特人入主巴比伦城之后所面临的周边形势十分严峻,他们北有亚述,东南有埃兰。亚述人和埃兰人都是强敌,因而经常入侵加喜特王朝。虽然加喜特巴比伦王朝和亚述与埃兰的关系不稳定,但是其与埃及和赫梯的关系却相对较好。

中巴比伦王国对外交往最为活跃的时期是布尔那布瑞亚什二世统治时期(公元前1359一公元前1333年),在阿玛尔纳出土的古代近东地区各国交往的书信中,我们就发现了很多中巴比伦王国与埃及等国的信件。他与埃及法老以兄弟相称,并且互致问候和商讨国际事务,甚至直接开口索要礼物等。

但埃及人与加喜特人外交关系的结合点实际上是因为二者都有着自己的利益出发点。此时的近东地区因为米坦尼王国退出历史舞台而导致叙利亚地区的政治格局遭到洗牌。赫梯和亚述的势力都开始进入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地区,尤其是赫梯势力涌入叙利亚北部地区,这恰好与埃及的势力形成了对峙。

另外,中巴比伦王国直接面临着亚述人的崛起,因此,埃及为了对抗赫梯,巴比伦为了应对亚述的威胁,最终埃及和巴比伦“一拍即合”地走到了一起。加喜特巴比伦王朝将自己的公主嫁到埃及,并一度写信给埃及法老,希望法老改变埃及公主不外嫁的传统,试图以联姻的方式去巩固巴比伦和埃及的关系。

当米坦尼王国衰落之后,赫梯王国取代了米坦尼王国在叙利亚地区的位置,与此同时,埃及法老埃赫那吞因致力于国内的宗教改革而无暇顾及西亚的国际事务。此时,中巴比伦王国为了抑制亚述而把外交重点又转向了赫梯王国。

赫梯国王穆尔西里一世从巴比伦撤军之后被谋杀,从此赫梯王国进入了政治动乱期,王位更替频繁。虽然铁列平试图缓解王室内部的矛盾,但最终赫梯王国走向了势力衰弱的“中王国”时期,而此时恰逢米坦尼王国崛起,但后来苏皮鲁流马一世又带领赫梯王国重新崛起,通过击败米坦尼王国而最终开创了赫梯帝国时代(即赫梯新王国)。

苏皮鲁流马一世时期就曾迎娶过来自巴比伦的公主塔瓦南那,并将其作为赫梯王国的王后。到了赫梯帝国与埃及帝国争霸叙利亚地区时,尤其是在赫梯与埃及的卡叠什战争之后,中巴比伦王国与埃及之间一度断绝了外交关系,但其与赫梯王国之间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两国签订了友好互助的条约。

当赫梯王国的穆尔西里三世被其叔父哈图西里三世篡夺王位并因禁之后,他曾向中巴比伦的国王求救,但中巴比伦王国国王拒绝了失势的穆尔西里三世,反而是支持篡位者哈图西里三世。后来中巴比伦王国国王还把自己的公主嫁给了哈图西里三世的儿子图特哈里亚四世,以此来加强巴比伦和赫梯的关系。

这一时期的亚述王国最初势力弱小,曾沦为米坦尼王国的属国。后来米坦尼王国被赫梯王国击败之后,亚述王国开始摆脱米坦尼王国的控制,逐渐强大并成长为西亚地区的强国。因此,当势弱之时,亚述积极发展与中巴比伦王国的关系,但当其强大时又成为中巴比伦王国在两河流域地区争夺霸主时的劲敌。更为重要的是,随着亚述的强大,两河流域地区往北去往安纳托利亚地区的贸易线路随之受到影响。

因此,中巴比伦王国诸王对待亚述的态度都是非常警觉的。加喜特人刚刚入主巴比伦之时,他们特别注意发展与亚述的友好关系,曾经与其签订过边界条约,故而保持了巴比伦与亚述近百年的和平局面。亚述在国王阿淑尔乌巴里特一世时彻底摆脱米坦尼王国的统治之后成为近东地区的强国,于是中巴比伦王国布尔那布瑞亚什二世主动要求与亚述国王联姻,他迎娶了亚述的一位公主。

但这位来自亚述的公主非但没有改善两国关系,反而给巴比伦带来了灾难。事情源于这位亚述公主在巴比伦死于一场谋杀,亚述国王阿淑尔乌巴里特一怒之下率军攻占巴比伦,废础了女婿布尔那布瑞亚什二世,并另立新君。但巴比伦的新君得势之后又“恩将仇报”,反过来对其恩人亚述国王不满,最终两国关系又开始疏远,并发生了争端。在亚述国王图库尔提尼努尔塔一世击败赫梯王国之后,他又发动了对中巴比伦王国的战争。

毫无疑问,此时的亚述王国势力如日中天,赫梯与巴比伦都已不是其对手。这次战争直接导致巴比伦城墙被毁,马尔杜克神神像被掠走,中巴比伦王国因此而元气大伤。亚述国王图库尔提尼努尔塔一世甚至登上巴比伦王座,对巴比伦尼亚进行了为期七年的统治,但他依然保留了巴比伦王,并将其作为亚述王国在巴比伦尼亚地区的代理人实施统治。

除了亚述王国之外,中巴比伦王国与埃兰王国之间的关系也是错综复杂的。不管是阿卡德王国时期还是古巴比伦王国时代,埃兰人一直是两河流域地区国家的宿敌。在公元前1500年前后,埃兰王国由于国内出现内江而势力衰弱,中巴比伦王国乘机进攻并控制了埃兰全境。但当亚述人崛起之后,埃兰人趁着巴比伦人目光北移而摆脱了其控制。

此时,在埃兰人与巴比伦人的战争中,埃兰人获得优势并占领了巴比伦尼亚的东北部地区,甚至一度攻打并摧毁过巴比伦城。随着中巴比伦王国和亚述的斗争消耗,埃兰人开始插手两河流域地区的事务。为了对抗亚述,中巴比伦国王梅里什帕克二世决定与埃兰王室联姻,于是将自己的长女嫁给了埃兰国王舒特鲁克那浑特一世。

但谁也未曾想到,整个中巴比伦王国的命运也因为这场政治联姻而彻底改变了。当中巴比伦国王去世时,因为继位的新王与巴比伦王室没有明显的宗谱关系,于是埃兰国王舒特鲁克那浑特二世以此为借口向巴比伦索取王位。公元前1155年,埃兰国王舒特鲁克那浑特二世率军深入巴比伦尼亚地区,一举攻陷了巴比伦城,将中巴比伦王国国王以及大量战利品携走,其中就包括《汉穆拉比法典》石碑、纳拉姆辛凯旋碑等。至此为止,加喜特人建立的中巴比伦王国彻底终结,残余的加喜特人退回到扎格罗斯山区,整个巴比伦尼亚地区又陷入小国林立、诸国纷争的时代。

中巴比伦王国正处于古代近东历史上的“阿玛尔纳时代”,所以中巴比伦王国不仅在外交事务上表现得灵活多变,在商业贸易方面也是非常活跃的。人们积极恢复和重建古代的贸易商道,通过重建叙利亚和巴勒斯坦地区的海陆交通来开展与埃及和北非地区的长途贸易。南部地区的“海国王朝”被征服之后,中巴比伦王国又打通了海湾贸易的通道。

同时,人们还采取多种措施来保证巴比伦与伊朗高原及其东部地区的商路畅通,通过这条通往东北方向的贸易路线,产自阿富汗地区的天青石才得以运抵巴比伦地区。这一时期用天青石制作的印章在希腊地区被发现,这可能说明中巴比伦王国与地中海地区的商路也是畅通的,这条路线在陆地上可能是通过安纳托利亚半岛,而海上则可能是从叙利亚地区的港口直接进入地中海。

中巴比伦王国灭亡之后,巴比伦城的王权曾经被控制在一个以伊辛城为中心的王朝手中,史称“伊辛第二王朝”(公元前1158年一公元前1027年)。这一王朝的杰出统治者尼布甲尼撒一世曾经战胜过亚述人和埃兰人,并迎回了被拂走的巴比伦主神马尔杜克神神像,因此他被视为巴比伦人的民族英雄。但是后来随着阿拉米亚人的兴起,整个巴比伦地区再次陷入混乱,亚述帝国强盛的时候,一度将巴比伦地区纳入了其帝国的统治范围。直到公元前7世纪中晚期,在迦勒底人的带领下建立了新巴比伦王国时,整个巴比伦地区才得以再次统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