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齐放古代安纳托利亚文明是怎么形成的?

古代安纳托利亚文明的典型代表是赫梯文明,它是在印欧赫梯人的主导下,由安纳托利亚半岛上其他诸多民族及其文化所构成的文明形态。

大约在公元前1650年,赫梯人建立起了自己的王国,开始了他们在安纳托利亚半岛上的统治。直至公元前1180年左右,赫梯王国在内忧外患之下最终走向了灭亡,从此,赫梯文明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但赫梯铁骑及其留下的辉煌历史却是不可磨灭的印记。

实际上在赫梯王国建立之前,安纳托利亚半岛的一只脚已经步入了文明的门槛。在青铜时代前期(大约公元前三千纪晚期),安纳托利亚半岛的本土居民哈梯人就已经进入了文明的时代。

在几乎同一时期的古代两河流域文献中,人们就记载了在安纳托利亚地区存在着众多的哈梯人国家。赫梯人的宗教文献中也发现了不少用哈梯语写成的人名、地名以及一些哈梯人崇拜的神灵,这证实了哈梯人应该是存在的,在赫梯语中他们被写成hattili。

哈梯人的主要活动范围是在安纳托利亚中部地区,他们所创造的哈梯文明应该还处在农耕畜牧经济的阶段,但他们已经建立了数个邦国,学习并借用了两河流域地区的楔形文字。公元前两千纪前后,哈梯文明发展到了较高的水平,目前所知最早使用“铁”这一词语的就是哈梯人。因此哈梯人所创造的文明可以说是赫梯文明的前奏,它为赫梯文明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公元前20世纪前后,安纳托利亚半岛的历史进入了所谓的“亚述殖民”时期,这是因亚述商人在半岛上进行商业活动而得名的。安纳托利亚半岛上丰富的矿产和森林资源是亚述人从事贸易的主要动力,他们常常带着从两河流域贩运而来的铅和农产品,如羊毛、大麦、酒类以及布匹等,然后在安纳托利亚半岛上换取金、银、铜和铁等金属。随着双方贸易的扩大,他们的贸易点逐渐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小城镇,这些贸易点在楔形文献中通常被称为卡如姆。这些规模不一的城镇为该地区政治的成熟和国家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此外,亚述人的商业活动还为半岛带来了古代两河流域的楔形文字系统,他们所使用的阿卡德语为安纳托利亚地区日后形成自己的赫梯语楔形文字奠定了基础,而语言文字的逐渐成熟也为安纳托利亚地区渐渐形成统一的民族认同提供了条件。亚述人在安纳托利亚地区建立的卡如姆中比较著名的有哈图沙、卡内什等城市。

早在印欧赫梯人到来之前,当地已经并存着不少哈梯人的邦国,例如普如山达、扎尔帕等。印欧赫梯人迁移到半岛之后,最初的定居点可能是库萨腊城,此处也是赫梯人国家历史有文字记载的开端。这些城市逐渐发展成为一些小的邦国,不同的邦国之间不断地发生冲突和斗争,最终使得安纳托利亚地区逐渐走向了统一。

赫梯人的国家的建立也有一段自己的神话故事。据说卡内什城的女王在一年中生下了三十个儿子,不知何故她决定将这三十个儿子都放入摇篮,然后抛弃到河流之中。这三十位王子顺流而下,一直漂到了扎尔帕城。诸神在河流中救起了他们,并将他们抚育长大。而此时卡内什城的王后又生育了三十个女儿,但她决定自己将她们养大。

三十位王子在扎尔帕城长大成人,他们骑着毛驴一起前往卡内什城。在途中,他们听说了卡内什城的女王曾经生了三十个儿子,但却又神秘消失的事迹,于是他们决定去寻找自己的母亲。到了卡内什城之后,女王并未认出他们就是她多年前抛弃的儿子,甚至决定把自己后来生育的三十个女儿嫁给自己的三十个儿子。故事的结局因为泥板破损不得而知,但有人推测这可能就是赫梯人对自己国家形成的认识,即其国家可能最早就是由三十个部落联合而成的。

然而根据史料记载,赫梯人一般称自己的祖先来自库萨腊城。库萨腊城的国王皮塔那先后征服了普如山达和内萨城,内萨城被征服之后可能还成了库萨腊王朝的都城。皮塔那之子阿尼塔继位之后又继续军事征伐,他首先发动了对北部地区的战争,他还包围了哈图沙城,断绝了该城的粮草,待城中军民死伤过半之后发动了夜袭。占领哈图沙城后,阿尼塔诅咒“重建哈图沙城之人,雷雨神必罚之”。

阿尼塔南征北战后得来的金银珠宝和俘虏都被带回了内萨城,此后他着手开始了国家内部的建设,他首先加固了内萨城的城墙,规划了市坊的布局,并建立了多个神庙。这使得库萨腊王朝在经济、政治、社会和文化方面都繁荣一时。

然而库萨腊王朝的辉煌也只是县花一现,其统治大概只持续了100年。大约在公元前18世纪的前半期,不知是何缘故,内萨城突然被付之一炬,库萨腊王朝从此灭亡,而亚述人的商业活动几乎在同一时期也突然中断。

公元前1650年左右,哈图西里一世在经过南征北战之后定都哈图沙城,由此开启了赫梯王国的历史。赫梯王国统治的核心区域是安纳托利亚半岛的中东部,帝国最强盛时期几乎囊括了安纳托利亚半岛的大部分地区以及叙利亚北部地区。一般而言,赫梯王国通常被分为古王国、中王国和新王国三个阶段。

古王国的国王哈图西里一世是赫梯王国迁都哈图沙之后的第一位国王。定都之后,他首先采取措施加强了王室内部的团结,而后他通过对周边地区的征战活动而确立了赫梯王国在半岛中部地区的霸主地位。

此后,哈图西里一世开始对外扩张,他发动两次对叙利亚北部的远征,同时还远征半岛西部的阿尔扎瓦地区,由此打通了安纳托利亚半岛进入地中海的道路。哈图西里一世统治后期,王室内部斗争愈演愈烈,他不得不废黠王子,放逐公主,而后将孙子穆尔西里收为养子,并将其作为王位的接班人。

穆尔西里一世具有卓越的政治才能,他首先安定了王室内部的斗争和国内复杂的形势,然后继续按照哈图西里一世的扩张路线,向叙利亚北部地区进军。此时的叙利亚北部地区的主要强国是延哈德,其都城阿勒颇是穆尔西里一世进攻的主要目标,因为阿勒颇城以及延哈德王国是赫梯王国从安纳托利亚半岛进入两河流域核心地带的战略要地,这是穆尔西里一世问鼎中原的第一道关卡。

赫梯军队最终占领了阿勒颇城,灭亡了延哈德王国,接着又直扑两河流域的核心巴比伦城。此时的巴比伦城是汉穆拉比所创立的古巴比伦王国的首都,虽然古巴比伦王国曾经横扫两河流域,建立过统一的帝国,但经过百年岁月,此时的巴比伦已是强弩之末。公元前1595年,巴比伦城被穆尔西里一世率军攻占,无数的金银珠宝和诸多的神像都被赫梯人携掠。

攻陷巴比伦城是整个赫梯王国在军事上的巨大胜利,它标志着赫梯王国这一时期军事实力的强盛,赫梯王国通过南下叙利亚地区和两河流域地区首次在地中海东部世界“扬名立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